堕落记

旧文。写于2011年。


堕落,随即,随记——

无所谓失落,其实失意又如何,人生匆匆,留下的足迹太少太少,随风而去,渐渐,一切都变做过去与未来的传说,那也不会永恒。因为我们在等待,等待的是那必然而渺小的希望,不是么。就算世界到末日的那一天,我也不会终结,因为我有我所支持与拥有的灵魂,那灵魂不会离去,它即是我,似生命中注定的那一瞬间,一切都注定在此相遇而持恒,此谓之所谓信仰,其实也不过是猜想,在无尽中的,徒劳的,挣扎的,执着的那些生命们,最后的也将永恒的行为。我们难以理解,是因为我们受到拘束,时间像一把枷锁,紧紧的禁锢着你,从头至尾,而你却可笑地希望找到那不存在的钥匙,从而开启另一段传奇、

岁月从不能抹去什么,包括那些脆弱的孤独的灰烬,一切皆是被遗忘掉的,可以说因为时间的流逝,也不能算作时间的过错。时间默默的记录着每一刻的事物及其运动和影响,从而储存在某一个角落,那个永远的注定将被遗忘的角落,从此被一切遗忘掉了。尘封。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到,人活着是谁的安排吗?显然我的话很可笑,就像所有的人可笑的认为自己掌握了一切一样,到头来一场梦、

夕阳总是这个世界最慷慨的最大方的了,它倾泻着所有带着温暖的光芒照耀这个世界,把自己的一切,来赠送给,那些素不相识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生命和非生命。或者说这些就是它的一切吧。可以说是一种特别的宿命,所以从一开始就应该明了的,却总要等到最后才不情愿的在挣扎中接受,这属于它的不知是谁授予它的,那个叫做宿命的……也许,在某个漆黑的洞口旁,一只瘦弱的身影,凝视着那似乎只照射着那里的最后的血色昏晕的阳光,一动不动,平静,安详,在夕阳的洗礼下,终于彼此,静静地,走向不同而,那么相同的宿命、

听雨。带伤的人最喜欢听雨了。淅淅沥沥,于是,彼此默契地,聆听着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天籁之音。至少他们心中会这样想着,然后情不自禁,在雨中,撩人心魄……风啊,轻轻地,却永远抚不到那些,只有一窗之隔的,那些向往着自由,而内心挣扎又不知所向的人啊……雨斜斜,落在谁家屋檐,溅起一串雨花,怒放啊,在那令人陶醉的,使人难忘的回忆中。恰似那些还未失去灵动的,跳跃的音符……静静站在窗前,听着窗外的雨。只是,却有些莫名的隔阂,与记忆中的感觉那么相符。于是不由得选择,慨叹啊。轻轻提着沉重的脚步,回到那种境界之中,回味无穷……啊,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推开那道,半掩的门,然后,通往……淅淅沥沥,雨中最是能随想的了,那种感觉难以忘怀,只是,没来得及拨开云雾、

天使什么,纯洁,或者说没有瑕疵的吧。象征。在黑暗的亵渎下,选择那些虚幻的美好也是太迫于无奈了。只是,为什么?我们沉沦了多久?我们该不该再次觉醒?拥有着那些强大的潜能却瑟缩在一旁什么都怕的模样?够了!受够了!那么冷言冷语的嘲讽!什么高贵的血统?还是什么求神拜佛佛法无边?什么威慑全部生灵的能力?什么实力让所有生灵沉浮不敢反抗?什么关系亲密什么践踏自尊什么冷嘲热讽什么墙头稻草什么遵守天命什么不容亵渎什么实力至上?什么?大概你们都不会再记起那些只属于我们的骄傲的回忆吧!也许,命运的沉沦,已经玷污你们太久了,致使最后的自信也失掉了啊。在这无尽的可能之中,总有一丝希望,是属于我们的,不是吗?就像天使在世界上只能存在一个般,那就是我们的执念、

看雪。只可远观啊,那些美丽的微弱的六角形随风而落,晶莹啊,又是那般剔透,只可惜,手中不曾有的凉意,却将玷污这些神圣的花朵。留下一丝水的痕迹,又随着空气的流动,或是蒸发掉不留一丝痕迹,又或是在温暖的手中忽地凝固了,彼此奇异而微妙的平衡。这不就是我们所追求的吗?那些,融洽,其乐融融,总是最容易勾起思念啊。亦乎是,都彼此下意识地忽略了,那些其实很微小的东西吧。给大地披上银装似乎是雪最乐意做的事了,在那些寒冷的它们的怀里,是否也珍藏着,那些远方的思念。寒冷的天气啊,总是不留情面的吹过那冻得发紫的脸庞,却又似乎留下一丝余地的,在抚过之后,又留下一丝细细的温暖,带走了只属于天地间的森寒、

追求。总要有些表现吧。也许疾驰的风,那种超脱自然的,灵动迅捷的影子,才是你们所追求的追求!千难万险,何足挂齿!飞跃极限,燃烧的火热激情,忽视别人的目光,巅峰,总在你的正前方。接着随处的角落,都留下你奋斗的印记,难以忘怀呀,那些令人难忘的岁月,多么振奋,多么陶醉。与风同速,驰向世界的尽头,到最后,连那些发誓永远不忘记的追求,都被前方的世界所淡忘下去,所以你拼命的寻找那些属于自己的梦想。找到了,也找到了她。从此一个人成了双人飞行,游尽世界,不知飞跃多少高峰,逃脱那固执的宿命,感到无尽的畅爽,当然,也不会忘记,从此以后,追求从此就成了追求。不过,也不要忘记,真正的那些巅峰,也许不是过去,当然,也不在现在、
平复。
咳咳、笔停、意尽
​ 若天志气,无夜至明!
​ 谨
​ 2011.12.4
<大概是有感而发吧,忽然觉得多半不是,似乎又记起脑海深处的记忆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