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永生

旧文~


冥冥中燃起一堆火,给我永恒的黑暗光。视野之外,尽头处,时光在燃烧。谁在呢喃轻声?一声一声都传入我耳里,冷的很。我看着远方无限的火光,红彤彤将我掩埋。然而,在温热的土壤之下,我的心却隐藏着难言的沸腾。感觉之外,多可是神明。

风海浮动,火影重重。别喘气。这中火焰澄明,那似流动?火啊,你明灭着希望,闪烁,辉煌,然后成为一个悬空的梦,静静照耀着我。我只在梦里见过你,我的火苗。你是鲜艳,你是分明,你是绽溅的光芒,你是我不可企及的卑微,卑微之下不可超越的温和。你存在,我存在;你永生,我永生。不管现在或将来,你始终是我心中至爱呵。于是火啊,请你活在我心上。

我是一个难以觉悟的人,还请烧灼我的思想,烧灼我的灵魂。我以为痛苦中便能顿悟的。可是没有用,我不是火,我不是曾经的我。我流着泪把火掩在黑暗之下,像把雨水沉浸在海洋里,消了踪迹。昨日是昨日,今日已是新一世。火光通明,朗照着物类,好像要把什么摆得分明。我明白的,火焰之下,那就是重生。重生,那可是战争?我想是的,死亡之下,决然是飘的风。

呵呵。时间啊,请你燃烧吧!烧了我的希望,连尘烬也别留下些。岁月拿来回忆,而我则拿来铭记。哪怕物是人非,依然有人记得我。像无根的火焰在世界上永存着,祭奠逝去的我和灵。什么都不见了,什么都不听了,是否还会有从前的纯洁与无邪,是否还会有明天的期冀与飞舞?那舞动的身影像流动的歌,使我着迷,使我沉溺,使我深深若神明。

火之神啊,火中的神明,你是清澈的热流,你是我所深爱的温觉源。

但深爱总容易陷进去,找不到脱离的方向。有一天我真的纯粹,那天会怎样?不敢想,不能去想,生命的游动就像飞舞的鱼,谁能抓得住……于是,一声声叹息不知又在何处悄然而生。我只知道那是无意义的,却不知如何是好。也许我有一颗诗的魂魄,只是诗意盎然了,于是吐露去无垠的清香。它飘好远,远到地平线的尽头,远到我触不及的火的深处,燃烧,燃烧,炼成永恒的香味。而这无边的火焰,你是在何时有了生命?我听到你蛰伏的吐息。我以为这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那就随风吧!我一直都是风,在流动,而不愿喘息。风中卷起三千丈的狂火,那时就好比身处恒星之远。火焰四生,火的世界将我淹没,我沉在火里,就像沉在时光的底部。真正的燃烧需要真正的火焰,虚幻的燃烧却只需虚幻的火焰,它燃烧得更烈,像要把梦的世界熔成新的模样。风吹着,这世界已不一样。

冥冥中,确是有神明的。我不知他是谁,我不知他是我。我不知,可我不惧。苍生的贪婪都被他看的清,这一片都是他的指尖乐园。无声的旋律,更会勾魂夺魄,只不过它在内心里演奏,不得外露罢了。我多希望我是他,我多希望我是我,我可似神明?生命朝夕,岁月更迭,什么才能永恒?我想非我,又会是谁呢……任昨日如风,我有一天会站在时间的金子塔尖上,吹也吹不倒。那是一种多么令人向往的淋漓!回梦今朝,我还有什么懈怠,我何不去成为唯一的恒久呢?俨然,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直到本没有的尽头。那一定是充溢的欢乐海洋啊。
那就像是生命里的点缀,让你我都闪亮。

那就生命之火呀,燃烧,燃烧,终于成为不息的火苗。

火神会永生,我会永生,一如既往地寻觅,一步一步人可以成为神明。人可为神明!

我可为神明!

我如飘过的火,一瞬间即是一世永恒。

然我可是神明!
我还在畏惧什么?这世界的蝼蚁,我的视线应是早已飘远。

我还在犹豫什么?这无尽的黑暗,我的眼眸可以穿透。我的灵魂可以穿透。

原来这世界上有五种感觉,我已全都彻彻底底地经历过的了。

温和。像是初生的火,引动了宇宙无穷的熵。

未怖。像是成长的火,照亮了深空里阴暗的角落,一切在蔓延,繁复交错,使人恐惧。

失寒。像是烬上的火,是虚的,也是实的,好比远方的流云,是捉摸不到的痛苦。

渊醒。就是重生的火,面对灾难诞生的火焰,烧尽了幻想,现实褪下她华彩的外衣,在灾难里沐浴。有一天,一定是我醒过来,突然发现世界已不同。

落。落。落。

火抖动着,我战栗。

我紧紧盯住那控不住的火苗,知它已深入人心。

距离把一起有的或没有的罪恶都一起掩埋掉,而我们看着遥远的彼此,都真以为有真实的纯净。然而我们终将开始想象,幻境在脑中勾勒,勾勒出千万个不同的世界,或喜或惧……开始偏离了啊,我不知道一开始就在执着追求什么……那是理想中不可侵犯的静土。生命溃了,都作土壤。把不相信狠狠藏在心里面,却收获了所谓和平。
我想,我已猜到了火里的秘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