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舍密的太阳风

BGM
Towards the Light - Jacoo

在巍峨的冰川里,就像犀牛的表皮粗糙。发掘,发现更为温热的血管。它在呼吸。

那是阿舍密的影子,那是阿舍密流动的夏天。

我乘上不高的飞行器,嗡嗡,活像一只温柔的蚊。嗯,我将要扑向这大地的脉络!

黑色的世界,黑得连舷窗玻璃也反光。我看见自己衣衫不整的样子。

“阿舍密,我来啦。”我低喊。兴奋,仿佛已经看见在冰窖中生起的热炕。

往山脚,躲过风暴的大头,再躲过成群的企鹅,我们像进入仙境。

我们?我看向身边。没有人,我是一个孤独的守望者呢。

近了,近了,我看见了闪烁的灯。一下,两下。再一下。这是让我头晕的旋律。

蚊开始盈盈飞舞起来。

黑色的世界,开始冲进洗涤剂。我狠狠地冲洗,渐渐漆黑色里透出了星星点点。往上升!往上升,我想吐。

旋转,宛如荷兰滚;飞,苍蝇也要冲向云霄。

我看着玻璃幕里逐渐消失的人影。恐怖漫上心头。

我联想起天狗吃月的童话,头顶的星光明亮起来。

密密麻麻的群星——向我扑过来要把我吞噬。

我发抖,口齿不清地发出呓语。救命的人抓不住稻草。

就在这时,天空变了天!

好像眼球充了血,我下意识以为自己产生了红视。这片血渍从天际线的边角招摇而来,很快,像红墨水在热水中传播一样——好温暖——它扩散过来。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嗞嗞的的电流声里面夹杂着远古的呼唤,从身边,从各方传播而来。扑面!俯仰向上,巍峨的冰川也羞涩地低下了裙角。

我假装问自己,我是谁,我在那?天空鲜艳的颜色让人浮想联翩,像红木,像可乐,像火鸟。

可是颜色开始变了,像……像……鲜橙多。我的胃口摇摇晃晃,几乎要从食物链的顶端掉下来。我眯着眼睛,难受,好像还偷偷混进了奇怪的颜色,树林在平面的立体线里开始行进,画面开始舞动了。飞行器开始闪烁红灯了,真乱,看来它也留恋阿舍密的色彩。

我只好把握着操纵杆,不知所向地操作。慌里慌张。飞行器也发牢骚,无声地指责我差劲的神经。可是,天色不饶人。五颜六色像参加聚会一样,现在,又,新登场了!

靛蓝色的清澈好像自由的纱布,它很快覆盖了之前的天空,把一切朦胧。一块,两块,天空中飘荡起来。揉碎了完美的画布。空中的蚊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我来不及看。胡乱的摸索,摸中了卡牌。

下一秒。转眼,看!

紫色,哦不,是紫气!真是壮观,我是说,高空中,一只飞行器当空炸开了。

人影从残骸里迸射出来。我,大声喘气。

飞行器像断线的风筝,跟着大气的节奏笨拙地坠下去。我双手紧紧地缠住降落伞的绳索,冷风提神,让我直打哆嗦。

在这五光十色的盛景里面,严寒像压缩的液氮一样,拼命地挤进来。

风真大,面罩上破损的小口,热量像不要钱地溜走。远处,通讯器终于振作起来:“罕见太阳风爆发……”细细的声音让我心烦。暗骂。无声。

“咳咳。”我忍着胸口的痛,摸索出自己的证件。

嘿嘿。

开始幻想了。


阿舍密的太阳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