衫栩

旧文。


洁白色的衣裳飘舞,谁也不惧消亡。
可我的衣裳,已经沾上灰尘,再也飞不远了。
有一天,我是否也会在时间的另一头遥望现在,眼角却是数十载中从未落下的泪?我想,终是会有答案的,且多是已笃定了的,只是没有人可以预知得分毫不差。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真实早已飘远,而我在等待自己的真实。

我披着邪恶的外衣,恐怕早是看不见纯净。
也许有一天,我会为自己微笑,但绝不是为了复苏。我的意志是无力的,再也反抗不了本能。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可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所自以为傲的坚持在那么凛冽的侵蚀里,竟丝毫没有了战斗力。它倒下了,我倒下了。像是堕入绝望的深渊,堕入深空一般的深邃中。那是足以湮灭青鸟的黑暗空间。我还能去哪儿呢?折翅的梦能去哪儿呢?
我连断壁残垣的影子也望不到。只有风沙漫天,向我冷笑。
我失去了最可贵的东西啊。我再也不会完整,但从来也没有完整。
可笑,可惜。可叹。
我为自己而叹。
也许再不会有人为我而叹,我注定是无比孤独的。即使某天我的文字被谁发现,那也不过是转瞬的烟火,必定要淹没在历史的浪潮中,销声匿迹,无处寻踪。
我的心中生出颓废和顽强,就像鲲光滑的背上生出洁色羽,当两种矛盾的事物杂合在一起,就仿佛又回到最初的纯净,那种妩媚而不真实的纯净。无论我怎样形容,现实总是铁铮铮的,不会有一丝的改变。我或许只能在心里,再为曾经的自己留下一片窄窄的、足够温馨的地方,用来纪念真正的青春,那不加修饰下的、现实的却又参杂他们的梦的青春岁月。
也许我真的只是睡眠了吧,当我醒来,天依然是蓝的,水依然是清的,云依然是白的,我梦中的那个她啊,依然是美的……
时光简易呵,我会回来的。
我会呼吸着你的香甜,静静入眠,然后静静醒来。
然后收起残破的羽翼,走入新世界。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我轻声地说。
遥望远方,在那太阳升起的方向,迷茫消失不见,希望重新被点燃了,像一只新点上的蜡烛……
提步。前行。
远方的地平线,那里是我的不夜城。

0%